共有 7415 篇新闻

感悟父爱感悟母爱 书

诸暨市圣依纺织有限公司 2020-2-25
陈来:你知道,“哲学”一词是西方文化在近代大量引进后,日本学者由Philosophy 翻译而来,而被国人所接受的。其实,中国近代文化的发展的总趋向,就是以西方学术的分类为标准,而全盘承受之,通过建立哲学、文学、史学、法学、政治学等学科概念而形成中国近代化的学术体系。国人对“哲学”的理解,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西方的观念,那就是认为哲学包含三大部分,即宇宙论、人生论、知识论。三大部分中还可细分,如宇宙论可分为两部分,一为本体论,研究“存在”之本体及“真实”之要素;一为宇宙论,研究世界之发生、历史及其归宿。人生论亦有两部分,一为心理学,一为伦理学。知识论也可分为二,一为知识论,一为逻辑学。然而,稍加研究,就会发现:中国古代学术体系的分类中,并没有一个独立的系统与西方所谓哲学完全相当。冯友兰先生提出,西方所谓哲学与中国所谓义理之学约略相当。中国古代义理之学中确有一些部分约略相当于西方哲学的宇宙论、人生论。但正如冯先生已经注意到的,中国古代义理之学的有些部分并非西方所谓“哲学”的内容所能对应,比如中国古人特别重视的“为学之方”。所以,张岱年先生主张,应当将哲学看作一个类称,而非专指西洋哲学。顺着张先生的这个思路,我认为,应当把哲学看成文化,换言之,“哲学”是一共相,是一个“家族相似”的概念,是世界各民族对宇宙人生之理论思考之总名。在此意义上,西方哲学只是哲学的一个殊相、一个例子,而不是哲学的标准。因此,哲学一名不应当是西方传统的特殊意义上的东西,而应当是世界多元文化的一个富于包容性的普遍概念。中国古代的义理之学是中国古代哲人思考宇宙、人生、人心的理论化体系,而其中所讨论的问题与西方哲学所讨论的问题并不相同。像宋明理学中所反复讨论而且极为细致的“已发与未发”、“四端与七情”、“本体与功夫”、甚至“良知与致知”等,都是与西洋哲学不同的问题。这就是说,中国与西方,虽然都有对宇宙、人生的理论化的思考体系,但用以构成各自体系的问题并不相同。就中国大陆而言,学术界并未就东西方哲学史是否有共同的问题进行深入讨论,更遑论取得共识。西方哲学界长期以来拒绝把中国哲学作为哲学,而只是作为思想、宗教来研究,正是因为他们认定中国哲学中没有讨论西方哲学中的问题。这种偏见由来已久,像黑格尔就对孔子的哲学家地位充满疑虑。如果以有没有讨论西方哲学中的问题作为标准,恐怕一大部分中国古代哲人都无缘哲学家之列。这显然是荒唐的。以西方哲学的问题为“哲学”问题,而判定非西方文化是否有哲学,实质上是西方文化中心主义的表现。今天,非西方的哲学家的重要工作之一,就是要发展起一种广义的“哲学”观念,在世界范围内推广,解构在“哲学”这一概念理解上的西方中心立场,才能真正促进跨文化的哲学对话,发展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哲学智慧。
  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。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,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    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